/ 智海撷珍 / 修行明灯

分享到:

法王如意宝:大圆满之路(下)


 

大 圆 满 之 路(下)

 

全知麦彭仁波切和无垢光尊者的大圆满,我们每次传授,从来没有出现过任何违缘,我相信此中的原由,是因为三根本乐意开许的缘故。因此一方面我不敢说不传大圆满法,另一方面我想,大家基本上也符合作为大圆满弟子的条件。


一九八九年,我应邀到北京高级佛学院讲课的时候,那些弟子对大圆满有信心,但也有无信心之人,当时我就想不能以大圆满来解释《定解宝灯论》的意义,于是我就依靠大中观的窍诀来解释此论。我个人以为如此讲解甚佳。但后来我去拉萨朝拜文殊菩萨时,我献了三次哈达,文殊菩萨都没有接受。对此原因,我自己以为是否是我讲《定解宝灯论》的时候,没有直接宣讲大圆满的意义,而是以显宗的方法来讲的缘故,回学院后,我也曾提及此事。再之后我讲《定解宝灯论》,就直接以大圆满来解释,结果后来我去朝印度时,文殊菩萨就接受了我献上的哈达。


希望大家也作认真观察,我们当中若有破誓言的金刚弟子,这种人不能听受大圆满法。本来在大圆满中,要求把上师看成真佛,不但没有这种信心,还诽谤自己的金刚上师,整天说我的上师说话不对、行为不对、各方面都不对,这种人根本就不具足听受大圆满的资格或条件。


如果对上师和大圆满有真诚的信心,可以堪为法器。若所作所为全都是为了今生的世间法,那这种人也不是大圆满的法器。总之,对上师有邪见、对大圆满和佛法没有恭敬心、经常沉湎于世间琐事的人不是大圆满的根机。除此以外的其他一些小的犯规,在我们一万多个人当中全都是如理如法也不可能,稍微有一点问题也并非那么严重。


佛陀在世时,也有像善星比丘、提婆达多、恰嘎比丘等许多违背佛法和戒律的人,既然在释迦牟尼佛足下也有这种人,那在现在末法时代怎么会没有呢?所以大家也不要过于烦恼。

 

 

一方面不能太紧,但也不能太松。以前我在石渠时,整个三界中再也没有像托嘎如意宝那样殊胜的上师,他摄受弟子的方法也非常善巧,弟子总共有一百人左右,但当时也有一些小偷和破戒的人,也存在一些是非,那时也不得不严肃处理。像托嘎如意宝那样真正的善知识面前也有这种情况出现,那像我这样的人面前怎么会没有呢?因此对某些小事情,大家心里也应包容,不能因此而想远离厌烦众生。


因为众生的根机意乐不同,每一个人的做法和行为也是千差万别。我相信,我们这样传授佛法,虽然有极少数人得不到利益,但从大局来看,对我们大多数人肯定会有极大的利益。


若传承上师、本尊和护法神生起欢喜,那自己所作的弘法利生事业会圆满成功,否则,一切事情都不会吉祥顺利。有时,我们看见某些人在修道过程中违缘重重,其原因就是持明圣者没有生起欢喜心。


若是想方设法让持明上师生起欢喜心,那自己的功德就会逐渐圆满,这种人今生和来世都是在幸福安乐中度过,其弘法利生事业非常广大,连自己也感到稀有。并且,自然了知这就是大圆满的殊胜特点,才知道大圆满之人间初祖极喜金刚的恩德。


有些修持比较好的老年人,自己对往生清净刹土有一定的把握,若是现在让他变成一位年轻人,他就不愿意,因为年轻人修法不一定都是那么一帆风顺。而有些老年人则可能情愿换成年轻人的身体,这说明他一生修行的结果欠佳。


生起次第和圆满次第也是一种分别念,最后无相圆满次第也是一种分别念。而通过观修分别念不可能断尽分别念,因此从究竟意义来讲,生圆次第都不是最为殊胜的法门。无论是你观清净还是不清净,都是一种分别念,最后都应全部舍离。


大乘作为大圆满当中一种所摄,这时所有的分别念都应全部断除。在末法时代,若是仅仅观修分别念,各种分别念的梦境是不可能消尽的,因此除了无上大圆满法,其他的任何一个法门都难以有办法调伏众生的相续。

 

 

 

就像万丈光芒的太阳从虚空升起来的时候,黑暗自然而然会消除无余,同样,如果我们精进修持大圆满的自然本智,所有的分别念和痛苦就会自然消于法界,这时本尊和空行母在白天和晚上都会不间断地显现,这句话有深刻的含义。


我认为修大圆满的人,见到本尊、空行和护法神显现的机会相对比较多。若无大圆满的要诀摄持而修其他法门,虽然苦修了相当长时间,但也得不到什么感应,仍是徒劳无益,因此许多修行人将自己束缚和欺骗。经常依靠造作和改造,也是不究竟,若是改造而修持,在百劫中成佛也比较困难。因此,我们应该在无有任何修行和取舍的本性当中自然安住,这样在无改中安住的时候,佛的功德自然就会现前。


修持大圆满时,念诵不念诵都可以。有些上师说在休息时,也不能念任何咒语,有些则说一边要念一边要安住,有各种说法。如果要念诵,安住在本性当中念诵,这一点很重要。一般不用修,要修则在本性当中修。


对我来说,我是一个初学者,什么都不念都不修也不行,应该要念诵要修持,经常祈祷上师和本尊。但在念诵和修持时,都应安住在觉性当中来进行,否则我们若没有认识其本性,则始终得不到感应。


大圆满是果转为道用的一个圣法,阿底约嘎实际上是佛的智慧。以显宗来讲,这也是一个地上菩萨的智慧转为道用。因此,我们修持时,应安住在本性当中,其中见解最根本的一些要点在《定解宝灯论》和《大幻化网总说光明藏论》中比较广说。

 

 

 

在修持大圆满时,当然一切轮回的事情都是没有意义不用说,而且其他一切属于分别念的事情也都应断尽,我们应当在无修无行无执当中安住。因此,在修持大圆满时,一般也没有接受空行母的这种方便方法。


按照嘎单派(格鲁派)的观点,在修密集金刚和时轮金刚时,也需要空行母的智慧转用,这种喻智慧也需要一个表示,空行母中也有法界空行母和各种人、非人的空行母。而不共同殊胜的大圆满则不需要依靠空行母的智慧转用,作为宁玛派不需要依靠明妃。


可是藏地雪域的有些行为已经颠倒,比如在嘎单派中有人依止明妃时,他们实际上都比较反对,而宁玛派中不少人要想依止空行母,这种行为就不符合教派的观点,是不如法的。作为宁玛派修大圆满的人,不必要依靠空行母的智慧来修持,自己一个人精进修持大圆满,密法中所有的成就也同样会得到。


若我们能经常安住在本性之中,那修本尊和念咒语等生圆次第就都可以包括在其中。自己在行持一切行为包括吃饭走路、挖地剪草等都可以时刻安住在大圆满的见解当中,这样无论你做任何一件事情也是可以转为道用,这就是《普作续》不改变的行为。在《普作续》中讲,见修行果事业等一切都是无有任何实相。


修持大圆满的人,所有的护法神经常会对他恭敬。

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 著

索达吉堪布 译



(全文完)

联系方式

  • 180 4809 7499
  • ruyixinbaoguanfang
  • putixin@ryxb.net

如意心宝微信公众号

Copyright © 2017 如意心宝 浙ICP备13009582号-1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683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