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 智海撷珍 / 修行明灯

分享到:

那若巴尊者的十二苦行(下)

 

 

那若巴尊者的十二苦行(下)



苦行第九:

据说又有一次,大圣帝洛巴燃起了三大堆篝火,不紧不慢地说道:


“有人敢坐在这中间吗?”


那若巴尊者心中盘算着:


“这里又没有其他的什么人,看来,这话肯定是冲我说的了!”


想到这里,于是就毫不犹豫地跳了进去,呆在三堆烈焰中间,最后,以至于皮肉骨骼都被烧烂,弄得红红白白地翻露出来。


当他的阿赖耶识(注释一)都快要从心中逃逸而出的时候,大圣帝洛巴才不紧不慢地轻轻走过来,冲他轻轻地挥了挥手,一切就恢复如常了。


苦行第十:

又有一次,大圣帝洛巴对那若巴尊者说:


“你去把王后请来!”


那若巴依教奉行,去请王后。到了王后的住处,却不由自主地抓起王后,就想请她过来。


这时,王后身边的仆从护卫,恼羞成怒、气急败坏,把他高高地吊了起来,打了个半死。


他心中虔诚地想道:


“我这都是为了上师啊!”当这样的念头刚刚生起的时候,一切就立即恢复如常了。


苦行第十一:

据说又有一次,王后坐着轿子出现在两人面前。大圣帝洛巴又慢条斯理地询问道:


“有人敢去把这个王后抓来吗?”


那若巴尊者心想:


“看来,这话肯定是对我说的了!”于是就勇敢地冲上去,抓起了王后。这次又被御林卫士打得半死。


直到出现了这种情形,大圣帝洛巴才不紧不慢地轻轻走来,冲他挥了挥手,一切也就恢复如常了。


苦行第十二:

据说又有一次,某个大臣的妻子,坐着轿子出现在两人面前。大圣帝洛巴又慢条斯理地询问道:


“有人敢把这个大臣的妻子抓来吗?”


那若巴尊者心想:


“看来,这话肯定是对我说的了!”于是就勇敢地冲了上去,抓住了那个大臣的妻子。


没想到这次的问题非常严重,要知道,狠毒的大臣护卫,竟然砍断了他的四肢!


那若巴尊者心想:


“这次完了,恐怕再也不能恢复喽!”


正当他绝望的时候,大圣帝洛巴又慢条斯理地轻轻走过来,问道:


“那若巴,怎么了,你犯了什么错儿?”


那若巴尊者依旧毫无怨言地回答道:


“我按照上师您的吩咐,去抓了大臣妻子,这不,就被他们砍断了四肢!”


大圣帝洛巴听了之后,就把他的四肢对在一起,只是在上面轻轻地挥了挥手,一切就又恢复如常了。

 

 

 

大圣帝洛巴虽然想尽办法,用十二大苦行苦苦折磨着他,但是,那若巴尊者对于上师的信心,据说却来没有出现过一刹那的动摇啊!


那若巴尊者如此地依止了大圣帝洛巴十二年,经历了十二大苦行之后,心想:


“我已经承事师长多年,现在应该请求灌顶和教导了。”


于是,他就用自己的鲜血作为鬘陀罗供,来向上师请求教导。


大圣帝洛巴垂教说:


“我们这个具有了知能力的觉性,就是‘真如本然之知’(注释二);我帝洛巴再也没有好教示的了。”


除此而外,据说大圣帝洛巴就真的再也没有垂示过其它什么教导了。


又有一次,那若巴尊者礼拜右绕之后,重又诚挚地祈请道:


“请师长慈悲地摄受我啊!”


大圣帝洛巴前后凝视了一会儿,突然举起脱掉的鞋子,猛然狠狠地朝那若巴尊者的眉间打去。遭受了这突如其来的重创,那若巴尊者顿时昏死了过去。


等他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,万万没有想到是——秘密真言教法的四种续部的文辞和义理都已经如同秋后秸杆一般,满满地堆在他的心中了;特别是有关“短阿字”教导(注释三),据说在直观的“现量境”中,也已经直接地垂赐给那若巴尊者了。


在这之后,那若巴尊者心中暗忖道:


“对于大圣帝洛巴上师,我也作了些承事;而上师呢,也非常地照顾我,并给我垂赐了极大的加持,现在,我看我应该成办一些利乐众生的事情了。”


他这样考虑着,就向其它的地方走去了。但是,转念又一盘算:


“不对,我这是怎么啦!放着拥有说通与宗通两种教授的大宝上师,为何我不去请教些有关实修方面的疑难问题呢?”


这样想着,于是,就又重新返回到上师的身边讨教。


大圣帝洛巴在“托巴”之中,倒入了“囊囊郎巴荣巴”(注释四),并插入一根人的肋骨作成的汤匙,递给他说:


“那若巴,你把这些东西吃下去吧,你会因此而懂得其中的奥义的!”


那若巴尊者言听计从,吃了之后,发现从来没有享受过这样的美食,可以说是具足百味儿!


对于这件事情,那若巴尊者感悟很深,他心中忖道:


“托巴中的大香,以及人的肋骨作成的汤匙,在一般人看来,都是属于极其不净的东西,但是,经过师长的加持之后,却异乎寻常地变得十分美妙可口;同样道理,如果未曾修法,就像不净之物一样;从这里可以看出,上师是在暗示我好好地实修呀!”


正当那若巴尊者这样思索的时候,大圣帝洛巴借助于他心通,照见了他的想法,于是赞叹地说道:


“好孩子,正像你理解的那样呀!”


那若巴尊者对于法义得到了究竟的理解之后,于是就拜别了师父。


在他游化的途中,当那若巴尊者来到一座大城市的时候,不知怎的,大家都争相传颂着说“这里有个很好的瑜伽士”,并供养了他很多的东西,其中,也有满满的一盆珍珠。


那若巴尊者自然是十分地高兴,于是就又重新向上师的身边走了回去。途中,他心中有些得意,暗自地想着:


“上师对于我来说真的是恩德很大,但是,我对上师的承事,可也不小呀!”


大圣帝洛巴再次以他心通,照见了那若巴尊者的想法,皱皱眉忖道:


“这个那若巴啊,依然不是一个好的瑜伽士!”


为了折服那若巴尊者的贡高我慢,大圣帝洛巴高耸巍峨地坐在一方宽广高大、流光溢彩的珍珠宝座之上。


尊者看了之后,羞愧难当,心说:


“上师帝洛巴的圣意宝藏之中所拥有的,何止这些!像我的这点小玩意儿,又有什么可稀奇的呢?”


想到这里,他就把那些珍珠,毫无贪恋地洒向上师坛城,又重新返回了原来的路途。


在从帝洛巴上师身边走向目的地的过程中,又经过了一座城市。这座城市中的市民,大多都以打铁为生。


那天晚上,那若巴尊者就睡在这座城中,清晨早早地起床之后,就作起各种修法的善行来了。不久,值班的小铁匠也看到天色已亮,于是就招呼大家起来打铁。


又过了不久,所有的铁匠们就都叮叮当当地打起铁来了;在这种情形之下,那若巴尊者再也不能很好地修持了,于是就生起了嗔恚的心态。但是,他毕竟是位佛教的智者,所以,反复不断地在心中探寻着:


“这种搅扰人心的嗔恚状态,到底是由谁造成的呢?”想来想去,还是认定是自己造成的。就在那当下,据说他就斩断了嗔恚的根本,认识了无明;并将“无明”认知为无生;同时也懂得了,能够“将无明认知为无生”也是上师的恩德。据说,就在那个时候,他也确断了诸法的根本。


后来,他又回到了吉祥那烂陀寺。按照印度的传统,一座寺庙需要四位守门的班智达(注释五)。


当时,寺庙东门的守门大学者是语自在称,南门的是隐蔽智慧生处,西门的是然那嘎拉欣迪,惟独北门尚缺一位守门智者。于是,国王就请求那若巴来担任这个职位。那若巴尊者心里盘算着:


“上师是曾吩咐我说‘不要担任守护四门的阿阇黎班智达’,但是,这次事非寻常,因此,我就算担任了,恐怕没有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

这样想着,于是就答应了国王的请求。国王顶戴了他的莲足;尊者也规模隆重地成办了赐给国王灌顶和传法,这两个方面的事业。


后来有一次,一位外道学者来北门挑衅佛法,辩论宗派义理。那若巴尊者第一天没能战胜他,外道似乎显得技高一筹。


正当佛教的出家众们,担心会失掉这座寺庙的时候,当天晚上,那若巴尊者重又殷重地祈祷了大圣帝洛巴,不久,大圣帝洛巴就出现在他的面前。于是,他就埋怨着帝洛巴说:


“上师啊,昨天辩论的时候,您也不肯帮助我,有点儿太不慈悲了吧!”


看着他一脸沮丧的样子,大圣帝洛巴听后哈哈大笑,说道:


“什么?昨天我一直都在你的身边呀!不是我不慈悲,这是你违背上师誓言的报应啊!记住:你下次迎战他时,先冲他手结期克印(注释六),然后再作辩论。”


第二天,在辩论会上,那若巴尊者手结期克印,指向外道;所有外道就都立即变得哆哩哆嗦,心意再也不能集中了。这样,据说那若巴尊者击败了很多外道,内道的佛教徒们,重又挽回了颓势,大获全胜。


另外又有一次,在北门附近死了一头大象。那大象体态极其庞大,大家都争相传说着,如果这头庞然大物的尸体,继续留在那里没人掩埋,那么,整个的北方,便都会爆发瘟疫。因而,有此担心的人,就都终日陷入了一片惶惶不安的焦虑之中了。


那若巴看到这种情形,为了解除大家的烦恼,于是就安排说道:


“在离村落适当距离的地方,挖一个能够容得下这头象尸的大坑吧!”


一切都被准备妥当之后,那若巴尊者就在那里修起了“心风夺舍”(注释七)这个法门,从而,得以进入大象的身体,把它送入尸坑;然后,就又回到了自己原来的身中了。


另外又有一次,那若巴尊者在沐浴的时候,就把“阿扎那护轮”从身上摘了下来,放在了一边;万没有想到的是,一不小心就被一只乌鸦给叼起飞走了。


那若巴尊者于是就手结期克印,指向乌鸦,并以一种独特的眼神姿态,凝视着它;这样,那乌鸦就变得周身僵直,动弹不得,而从半空摔了下来。


以上所讲述的这些,应该可以算作是那若巴尊者,获得了成就事业能力的标志了。


后来,那若巴尊者又深入到密林深处的布哈黎兰若,继续静修了十二年,并获得到“持明禁行”(注释八)的能力。


帝洛巴虽然想尽办法,用十二大苦行苦苦折磨着他,但是,那若巴尊者对于上师的信心,据说却来没有出现过一刹那的动摇啊!我们学习大德的行持,在平时修行中也要恒时提起信念,保持稳重踏实作风,践行上师的教言---上师您说什么,我就照办!生活中无论何种境遇要时时刻刻祈祷,把自己的一切交付予上师三宝。这时我们不再仅仅是想着上师即佛,我们看到他就是佛。随着我们信心的增强,我们会开始对把一切事物都彻底依赖上师产生越来越大的喜悦。内在的信心升华了,生起绝对的定解上师即是唯一的皈依处。我们不再需要人为地创造自己的信心,因为现在信心自然而然就生起了。


其后,不论我们的处境是好是歹,它们都是上师的化现。我们在生活中经历的一切都变得具有利益和富有使命;我们遇到的一切都是教诫开示。对上师完全的信任和信心已经植根于我们心底,上师的加持融入我们心相续。


如此,当我们证悟了自己的意与我们视为佛陀的上师无有分别。最终我们成功地把自己的意与上师的意融为一体,这让我们超越自己所有凡庸的过度与不及的习气,让我们远离一切希冀与忧怖。我们的信心乃是不假造作的真实信心,一旦成就了此种信心,我们即已实现了所有佛法修习的究竟目标。


注释一:“阿赖耶识”又称“藏识”,含藏一切种子故。在藏文中,“阿赖耶识”是“一切的基础”之义,一切由此变现故。唯识家认为它是“去后来先做主公”,有点儿像俗语里“神识”的说法。

注释二:这是果乘的观点,类似“烦恼即菩提”的道理,又如“幽幽翠竹无非般若,郁郁黄花无非法身”的说法。

注释三:这里应该是短“阿”字“猛母火”(也有称“拙火”)的修法。

注释四:是指“大香”,即大便。

注释五:班智达,即是博学的智者。

注释六:期克印,是一种表示降伏的猛印。

注释七:“心风夺舍”,是早期“那若六法”的一种,瑜伽行者将自己的神识,迁入别人或别的动物中的一种修法。

注释八:密宗常用一些极端的方法调伏自己的身心,称为“调伏禁行”。



全文完

——转载自网络

联系方式

  • 180 4809 7499
  • ruyixinbaoguanfang
  • putixin@ryxb.net

如意心宝微信公众号

Copyright © 2017 如意心宝 浙ICP备13009582号-1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683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