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 智海撷珍 / 法语荟萃

分享到:

法王如意宝:如何降服分别念(下)


不管古代还是现在,色达都是一个极为贫穷的地区。现在住在居士林的两个藏族居士,他们以前认为自己相对比较富裕,可在那时财产也为他们带来不少麻烦和痛苦。在我们牧区,一般家里有一大群牦牛,大家就认为这家人宽裕富足,但这些也像梦中的财产一般,都是无常和虚假不实的。不仅一般人,转轮王也是如此。比如以前阿阑律国王,他的权势和财产遍及整个南赡部洲,但最后也烟消云散了,所以,如果我们能调伏自己的心,则其意义超过了世间上的王位、无病和名誉等等。


我们听闻到佛法之后,应该依止寂静的地方来修持善法。萨迦班智达说:性格恶劣的人住在寂静的地方也暴躁凶猛,犹如森林当中的猛兽;若能调伏自己的相续,住在大城市里也是堪能温和。因此希求得到佛果的人,首先应好好地闻法,之后就会自然而然地生起修行的功德。


如果我们没有调伏自己的心,那即使长时修持,也不会得到太多的利益。华智仁波切在一个教言中讲:“调伏心调伏心,用菩提心来调伏自己的人,即使身口没有做任何善事,这实际上也是对自己和众生有利。”所以在修习佛法中,调伏自己的心非常重要,表面的行为实际上并不重要,我们应时时刻刻观察自己的心。


对于痛苦不愿意接受,而对安乐则强烈地执著,在安乐当中放逸度日,这种希求安乐和舍弃痛苦的分别念一直在不断地涌现,我们作为修行人应断除这种分别念。正在痛苦的时候,最好安住在空性的境界当中,如果做不到,就修持自他交换的菩提心,这样一来,痛苦也就变成了产生功德的因。若我们不能转为道用,则一切痛苦和安乐都会成为修道的障碍。


有时候某一种痛苦结束了,自己觉得轻松安乐,但另一种痛苦可能会接踵而至。如我想只要心脏病治好了,那其他的病不要紧;但在头痛的时候,又以为此实在是一大痛苦,若我的头痛好了,另外一个病也不要紧。实际上,我们面临的往往是这种情形,自身上一种病痊愈了,接着又产生另外一种病,这样不断地遭受各种痛苦。我们的心就像是恶狗一样,无论怎么喂养善待它,它都会伤害我们。但如果我们用菩提心来摄持,观想代受所有众生的痛苦,并将功德和安乐回向,这样一次的修法也可以积累千百万劫的资粮并可减轻自己的痛苦。


世上每个人都有一些愿望和目标,但一个愿望实现了,还有更多的目标紧跟着,还想追求更多的安乐。比如我们原来的男众经堂维修完了,还想再修大经堂,大经堂维修完毕,还要重修尼众经堂,然后又要修建大幻化网坛城,也许以后我没有死,我还是不会满足的,只因这些建筑对于我们的闻思修行有极大利益。世间人的分别念就是这样,一个愿望达成了,马上又生起一个新的希求心,比如有些人有了房子还需要院子,有了院子还需要花园,这种希求心永远也没间断的时候。


整个世间上,希求安乐和厌离痛苦的分别念,乃至我执未尽之前始终没完没了。根登群佩大师说:“乃至小蚂蚁在内的所有动物,都是为了自己的利乐而奔波。”所以我们不要再等待,不要想我明年、后年再修学,现在就立即要开始调伏自己的心。


我们的心狡猾多端,不可能从外面来调伏它,自己应该观察心的本性,然后在没有任何希冀和疑惑的境界中安住。我们应约束自己的心,不要去希求今生当中的世间八法,成天追求财产,天天生起各种贪心,这样并没有很大的必要,应经常使心安住在一个善法当中。


我们狂乱的心就好比熊熊烈火、飞卷的狂风、海中的波涛或是山上滚下来的石头,直接制止和对抗它则是困难重重,让它自然停止也不可能,所以我们应该依靠种种的善巧方便来对治自己的心。


修心的方法应该是不紧不松,希望大家对三宝应该生起信心,特别是对自己的根本上师要作猛厉祈祷:祈祷上师您心中的智慧完全融入我的心间,愿我将来能弘法利生,请好好地加持我的相续。这样,哪怕是一刹那祈祷自己的传承根本上师,上师的大悲加持也会对我们有很大的意义。


分别念犹如空中的云雾漫无边际,也像无有阻挡不断下流的河水一样连绵不绝,如是我们不应追随未来的分别念,而应自然安住于当下内心之本性。分别念,犹如空中鸟迹或平原上豺狼的脚印,既寻觅不到,跟随它又有何义?也如梦中的买卖,虽然有时赢利、有时亏本,但这都没有什么意义。所以我们要全部断尽这些无实义的分别念,就必须观察自心,然后自然安住。


若自己的分别念如风起云涌越来越增上,就好像连整个虚空界也无法容纳,但只要我们以观察的智慧去断除它,那分别念在刹那间将全部消失无踪。作为一个大修行者,当他一开始观察自心时,所有的分别念就都融入于心的本性虚空当中,一切烦恼也就消于法界。


心如幻化的军队,与这个幻化的军队对垒的时候,希望大家不要畏惧,应充满信心,因为它本无自性。如果没有调伏自心,则在三界中会感受无量痛苦,而今生又像闪电非常短暂不可靠,所以希望大家再也不要往后拖延,应该尽快去行持。


如果心中存有世间八法,这样仅在表面上修持正法、持守戒律或是具有一定的智慧,那实际上并无太大意义,所以我们应当一心一意地观察自己的心。若自心不能安住,就注视释迦牟尼佛的心间,若产生昏沉,就往上观他的肉髻,在大手印当中,也有观文字或标帜,这样观想佛在心里面,就容易调伏自己的心。


在大圆满和大手印当中,心安住时要观察,心散乱到外面时也要观察,总之随时皆应观心,这样就能将所有的烦恼分别念全部断除,能取和所取自然消于法界,显现出觉性的本来面目。


当我们安住的时候,就像水泡融入水中,所有的分别念全部融入于心的本性当中。以前热穹巴与米拉日巴相逢的时候,米拉日巴就幻化出一百匹野马,然后又从中幻化出了成千上万的野马,接着一刹那间这些野马全都变成一匹,最后这匹马也融入了法界。当时热穹巴已经看愣了,米拉日巴就给他唱了一首金刚歌,意思是讲凡夫的一切分别念即是如此。


若心真正能安住,那所有的分别念就会消于法界;我们若没有认识其本性,那分别念就会越来越强大。比如对一个年轻的女子,最好一开始就不要看她,然后不要去想她,也不要与她讲话,不要跟她接触,当内心产生小小的贪心时,就应该立即断掉。否则若你跟她接近,与她说话,然后与她一起做一些不清净的行为,最后你们的后果就会越来越严重。所以,在一切分别念萌发之际,我们就应立即加以斩掉。若有分别念,就不能成就寂止,因为所谓的寂止,就是指断灭分别念而言。


分别念就像盗贼,一旦认识了它的本来面目之后就再也不会危害我们。又如一个恶人,我们对他越来越好,他就会越来越变本加厉加害我们,如果惩治他或彻底断绝关系,这个恶人就再也无能为力了。同样,对于分别念,若我们去对治,它就会软弱无能,若因害怕而逃遁,那它反而会紧追不舍,直到击倒我们为止。


分别念就像恶人,当它来到面前时,如果我们用无分别的智慧去观察对治,那它就失去了肆虐的能力,也没有其他帮凶,它就会束手就擒。所以我相信,只要我们肯下功夫,调伏心也并不困难,只不过我们没有在这方面痛下苦功而已。


当年我在石渠求学的时候,有一天托嘎如意宝说:“如果我们没有去调伏,心的力量就会非常凶猛可畏,但如果去调伏它,则会发现它只不过是一只假老虎。”他又说:“如果你们七天当中,好好地祈祷上师,认真地调伏自己的心,那心的状况也会与从前有极大的不同。”我对金刚上师的话深信不疑,如果大家真正依此修持七天,到时就会知道这个教言确实非同凡响。


如前一段时间,天寒地冻、寒风凛凛、枯枝籁籁,有如八寒地狱,但过了九九之后到现在开春的时候,就逐渐暖和起来了。分别念也如此,没有对治时,它是异常冥顽不化,但修持过后,就像今天的天气,它就慢慢地变得温暖祥和了。获得地下的各种宝藏,并无深远广大的意义,但如果我们能调伏心,获得轻安,则其意义非同寻常。


有些人说,我已经闭关九年了,但修行还是没有什么进展和收益。这可能是他们并不通达修法的窍诀,调心的最佳窍诀就是以心来观察心,这也是大圆满的窍诀。当然也还有观佛像、观文字等其他很多修法。观察自己的心,祈祷三大传承上师,让历代传承上师的加持融入你的心间。这个修法就比较简单易行,并不那么困难,否则,大圆满的法就不殊胜了。


比如在肮脏的洞穴中隐藏有一条毒蛇,如果我们去靠近和贪求它,那痛苦立即就会出现并缠绕着我们。分别念就像是毒蛇,若不将它抛弃,暂时和究竟、今生来世它都会让我们饱受无穷的痛苦。因此,我们不应随顺这些恶劣的分别念。


分别念犹如猛火,要扑灭这种猛火就必须具有清净的智慧水。禅定和胜观好像清净的甘露水和天人的花园,如果我们去饮用和享受,暂时和究竟的安乐都会得到。即使希望得到天人或人间转轮王的果位,都需要有一颗寂静安祥的心,因此我们不应去思维一切世间八法,而对即生和来世都有意义的事情,尤其是现见法界和清净禅定的法,我们应当去思维。正念犹如甘露水,我们应该饮用,分别念犹如毒药,我们应该断绝。


我们的分别念飘忽不定,不可捉摸,有时候生起欢喜之心,有时候生起痛苦之心,有时候则生起迷茫无记的世俗意念。如果我们不想方设法对治,那它就在无意义当中永远地流转,因此为了断除分别念,我们应精进修持寂止。


若不如是精进地修持,则无始以来串习的分别念很难以疗治,若没有专注修持,始终不可能成就清净的禅定。因此当内心生起各种分别念,不管是粗的还是细的,我们都不能跟随,应该坚定专注地修持,立即断除之。


无始以来串习的分别念犹如卷烟,已经成为习惯之后要想直接断掉决非易事。因此我们要像调驯野马一样,通过各种方法逐渐调伏自己的心,经常要以正知正念来守护自己的心,努力使自己现前无有分别的无二智慧。



(全文完)



——节选自《窍诀宝藏海》

法王如意宝传讲

索达吉堪布口译

(标题为方便阅读而添加)

联系方式

  • 180 4809 7499
  • ruyixinbaoguanfang
  • putixin@ryxb.net

如意心宝微信公众号

Copyright © 2017 如意心宝 浙ICP备13009582号-1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683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