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 与师同行 / 共修家园

分享到:

前行嘉言录:大圆满之基


(第一世辽西龙多)上师说:“不要一开始就说‘正行、正行’的,不要做好高骛远的人。要当好修道者,先要打好扎实的前行基础。”


(第一世辽西龙多)上师说:“你们光是求法,却不注重实修。如果注重实修,上等根器的人日日增长,中等月月增长,下等年年增长,绝对不会没有增长的。实修的人要懂得方法,修了没有增长,就是没有懂得它的要领。”


不管做何事都要先分析清楚、考虑周到才做,那么修显密二道也就不会有错。如果像饿狗见到肺片似的,所有的法都过早地去求,那就会坏了他的一生!


——阿格旺波尊者


没有修前行,就开始修生起、圆满次第等法门,这就像俗话所说:“牛头未熟尝其舌,床尚未暖伸其足。”修持佛法应依次第而修,先修好前行,常修无常和观看自心的错误,具备出离心,为人谦逊,性情温和,绝不虚伪,常以悲哀和沉重之心观诸法无常及轮回痛苦。凡夫的心识无为而散乱,唯有依靠佛法才是究竟之道,终生修持吧!


——松吉泽仁仁波切


尽管我们做十万次大礼拜,以及其它前行各十万次的持诵,但修持前行并非只是累积数字。这些前行的真正意义乃在于:珍视这个人身给予我们难得的机会来解脱;了知需要解脱的紧迫性;并生起对轮回诸受不过是苦的坚信;同时领悟苦乃来自业报,亦即恶行之结果。如果一个人真正生起这四种了解,前行的主要重点就已了然。我们不应只去思量,还应实际体会。正确的前行修持,是要使它融为自身的一部分。


不要以为前行法是某种属于初学者的简单修持,或不如大手印或大圆满等法门深奥。事实上,前行修持之所以放在最开头,就是因为它具有关键的重要性,是一切修持的基础!如果我们直接去做所谓的“主要修持“,而没有前行来做为预备,对我们一点帮助也没有。


我们的心尚未准备就绪,仍然难以调伏。这就像在一个冰冻的湖泊表面建筑一幢漂亮的房屋,根本无法长久。


——顶果钦哲法王


我无法强调这些加行到底有多重要!它们必须有系统地逐一修习,才能够启发学生唤醒心性。当上师觉得因缘成熟,要把心性的本来面目显示给学生时,学生才足以接受。


——索甲仁波切


加行就是训练我们的坚持、忍耐。喜欢的就去做,那么和我们以往所造的业有什么不同?喜欢杀人就去杀人,喜欢追求感官快乐就去追求,喜欢灌顶就去灌顶,不喜欢这个上师就赶快换一个上师,所以我们常说这是“以前的”——以前的上师、以前的丈夫、以前的太太、以前的女朋友……


为什么会如此?因为我们被宠坏了。对一个这样被宠坏了的自我,难道不应该去调整,不应该去忍耐吗?这就像一头牛站在悬崖边,因为无知而不知闪躲走避。当我们告诉它种种危险,牛听不懂,所以不会走开。但如果我们鞭打它,牛就会走开,这就是忍耐的重要。


现在的问题是,对许多人来说,修四加行是一件挺愉快的事,而且大家还把它视为一项运动——可以减肥、可以锻炼胸肌、可以降低胆固醇、可以防止高血压,做完一百个大礼拜会让人感到身心舒畅。如果是以这样的心态来修四加行,即使修一百万次,也不算是加行。


如果前行只不过是通往更重要修持的一本护照,那么一旦完成了必要的累积,伟大的上师们就不会再去修它了,但他们还是继续这么做。在怙主顶果钦哲仁波切的晚年,当我跟他在一起时,我亲眼看见他还是规律地修持“龙钦心髓前行”。由此可见,这是多么重要的修持!


——宗萨钦哲仁波切


现在有些上师在摄受弟子的过程中,某些现象不太乐观。弟子连出离心、菩提心的名字都没听过,上师就为他们授记:“你现在获得了大圆的第三步境界,你是莲师二十五大弟子之一,磕头等五加行不用修了。”这些人听后,飘飘然不知身在何处,真以为自己很了不起,赶紧对上师大加供养,以报“验明真身“之大恩。如此现象,让人听后十分痛心。


记得16世噶玛巴曾到尼泊尔的夏扎仁波切前求法,居然遭到了拒绝,问及原因时,仁波切回答:“你是八个国家的国师,所以肯定不修加行,加行不修的话,要想得到我的灌顶传法,从来没有这规矩!”噶玛巴在当时非常了不起,但显现上可能确实没有修过加行,故得到了夏扎仁波切的一口回绝。


然而,现在的情况截然相反,只要弟子有名声、有财富,上师便告诉他:“你是利根,不用修加行了,在莲花生大师时代,你已经修完了……”若是这样,密法的次第就乱套了。弟子即使灌了顶、得到了法,也像空中楼阁一样,没有前面的基础,无法生起后面的境界,这一点,在《山法宝鬘论》中讲得很清楚。


——索达吉堪布

联系方式

  • 180 4809 7499
  • ruyixinbaoguanfang
  • putixin@ryxb.net

如意心宝微信公众号

Copyright © 2017 如意心宝 浙ICP备13009582号-1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683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