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 智海撷珍 / 修行明灯

分享到:

清明祭扫,当观诸法无常如闪电



“诸法无常如闪电”,此谓因缘所作法皆如闪电般,在眼前晃一下即消失无踪。拿我们肉身来讲就糟透了,尽是些脓血垢物集聚所成,实与闪电无别。万法亦复如是时有时无:去年有,今年无;今日有,明日无。林林总总莫非如此,不仅你一个身体是这样,一切有为法皆“无常如闪电”,刹那刹那生灭不已。


无常包括细微的法性无常和粗大的相续无常两种。比如以我等共业形成的四大洲、八小洲,从初形成至七火一水毁灭间存在,此即粗大的相续无常。又如中央须弥山王,彼乃刹那刹那生灭不已,除开圣者一般凡夫人皆无法察知。是真的刹那生灭吗?回答是肯定的,此由佛陀的教言可以推知。由佛语可推知清净正理,而了知存在刹那生灭的细微法性无常。



我们的身体都是因缘所作之有为法,不外乎“无常如闪电”的自性。今天就来看看自己心中能否接受这一点,想想能否断定明日依然存活于世?就这样思维观修。噶当派大格西在喀喇贡琼山中修行时,所住山洞口边有一丛荆棘树,进洞时荆棘挂到衣服,心想:“要不要砍掉呢?”转念又想:“哎,谁知道能否再出来!”遂作罢。下次出洞又挂到衣服,念及砍掉时,又想:“不知道有没有重返洞里的机会?没准会死在外面吧!”就这样,喀喇贡琼格西最后已获成就,这丛荆棘还未砍除。由于他住在觉摩喀喇山中,故人称“喀喇贡琼格西”,其真名反而没人知晓。


我们也应当这样观修无常!以前噶当派的格西们,哪儿有我们现在这般完善的条件呢?拿点火来讲,对我们只是举手之劳,可他们那时哪儿有如此方便?尽管如此,噶当派格西们晚上也从不留火,不为翌日生火准备。在深山之中鲜有人烟,可他们依然不留火种,因为一直观修无常:不知我能否活到明日,留火有何必要?就这样以无常度日,最后全都获得成就,不是说只有一两个成就者。我们不妨一边拜读噶当派格西的传记,一边拜谒他们住过的遗迹,看看自己能否依样效法?!


——《开显解脱道讲记》

联系方式

  • 180 4809 7499
  • ruyixinbaoguanfang
  • putixin@ryxb.net

如意心宝微信公众号

Copyright © 2017 如意心宝 浙ICP备13009582号-1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6836号